现在时间:

站内搜索:

宜兴妇联

联系我们

Alternate Text
宜兴市妇联微信

联系电话:87986193

维权热线:12338

地址:宜兴市陶都路8号宜兴市政府7号楼

朱岩梅:基因科技造福人类

作为华大基因唯一一位女性高管,朱岩梅于2011年加盟华大。在她看来,华大的成功基因是“大目标导向+创新驱动”,她认为自己从投资银行到大学教授到企业高管的蜕变也与“基因”相关,那就是“内心希望成就更大的社会价值”。当将过去清零,再出发时,她感觉自己“活了几辈子”。

近日,朱岩梅接受中国妇女报·中华女性网记者独家专访,讲述基因技术在人类生命科学中的应用,以及华大的成功基因。

基因测序技术:

使精准医学成为可能

记者:基因测序技术究竟做什么?主要应用于哪些领域?能够为人类带来哪些福音?

朱岩梅:生命科学的突破,测序技术的提升,使得精准医学成为可能。目前临床应用最广泛的基因检测是无创产前检测。

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技术是在孕妇12周时,就可通过采集孕妇外周血(5ml),提取游离DNA,采用新一代高通量测序技术,结合生物信息分析,得出胎儿患染色体非整倍体的风险,具有风险低准确率高等特点。目前,深圳市已经将无创产前基因检测纳入医保。

此外,基因测序技术还广泛应用于明确致病基因,治疗先天性黑内障、新生儿筛查、降低乳腺癌和宫颈癌的患病率。也应用在新生儿耳聋检测,对于基因携带者,可通过基因检测,避免药物致聋。

记者:华大基因成立17年,成为国内生命科学的先行者。华大基因的核心竞争力和核心技术是什么?

朱岩梅:华大基因成立于1999年,2007年完成绘制第一个中国人基因组图谱,2008年后陆续启动炎黄计划、千人基因组计划及人类胃肠道菌群元基因组等研究工作。2010年构建全球最大基因组平台。2015年相继推出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、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高通量测序系统及桌面化测序系统。华大基因是全球最大的基因组学中心、生物信息学中心。

去年9月,华大基因承建的首个国家级基因库——深圳国家基因库正式落成。国家基因库被称为“生命银行”,形成生命密码的存、读、懂、写、用能力于一体。由“三库两台”组成,即由生物资源样本库、生物信息数据库、生物活体库和数字化平台、合成与编辑平台组成。

记者:您曾表示,“生命时代”已经到来,这意味着什么?

朱岩梅:生命时代区别于以往所有物质时代,因为无论是人、动物、植物、微生物,生命的基本都是从DNA开始的。过去因为数据量太大、成本太高,所以基因测序没有前景,但如今不同了,经过十多年努力,生命测序变成可及、可支付,即“低成本、高通量”。

未来三到五年,我们希望将测序的成本由现在的1000美元降到100美元。一方面,随着生物技术的发展,其价格下降速度比摩尔定律还要快。另一方面,政府通过基因技术的应用,可以减少贫困,减少疾病,实现健康中国。对于中国乃至全球的生命科技发展,我持乐观态度。

战略布局:

围绕基因科技构建生态系统

记者:您一直负责战略发展中心,华大的战略布局是怎样的?汪建董事长曾透露,将围绕“基因+”做生态版图。

朱岩梅:主要围绕基因科技做战略规划,构建一个生态系统,包括医学、农业、健康、仪器制造等大版图。非营利板块,如基因库运营、研究院、学院。基因库相当于生态系统的基础设施。

记者:华大刚刚宣布成立华大运动,其背景和目的是什么?准备开展哪些工作?

朱岩梅:华大运动依托华大基因的科技平台和科研基础,以运动切入,提供健康管理。从预防医学角度看,健康要“管住嘴,迈开腿”。我们提出,“生命在于科学运动”。

服务人群首先是华大员工和运动爱好者。我们对于员工的要求是“身体好、学习好、工作好”,对全员进行体质监测指导干预。比如,通过运动基因检测产品——“因动”,能检测部分运动能力相关位点,包括运动潜质、运动损伤、运动营养等,并能快速自动化出报告。此外,还能提供遗传性心律失常检测,运动前、中、后全营养评估等。

我们还为赛事活动进行科技服务支撑、组织科研运动活动。去年12月25日,我们在瑞丽举办科研志愿者马拉松。10月,在戈壁八百流沙极限赛中,为来自国内外30位运动员提供科学运动服务。今年,将筹建运动实验室。

记者:据我们了解,您还负责蓝色彩虹创业孵化平台,请您简要介绍一下情况。目前已经孵化出什么项目?

朱岩梅:我们从2015年开始做孵化平台,并不是跟风,而是平台逐渐成熟。测序仪本身是一个开放的工具,在这个开放的平台上,可以开发新的工具、试剂量,比如研发药物、做食品、微生物等。应用这种工具,能够产生很多相关企业。

在华大内部,可孵化新兴业务。对外做科普、大学生创业大赛等,并做一些天使投资。已经孵化了精准营养、京医学堂等项目。

成功基因:

大目标导向+创新驱动

记者:从大学教授到华大基因执行副总裁,什么原因促使您放弃舒适安逸的生活?心态和思想上发生怎样的变化?

朱岩梅:我刚加盟华大时,并不是执行副总裁。我研究的领域主要是宏观、中观经济,企业创新与合作等。就管理领域而言,管理科学基于产业的深厚土壤,与其总结他人理论不如亲自实践和积累,去创造历史。另外,我认为,人生的目标是价值导向。2011年,因为调研走进华大,我发现它是一个独特的存在,既不像纯粹的公司,也不是传统意义的科研机构,更不是单一的基因库或学术领地,她深深吸引我。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沉浸其中,努力看懂这个前沿、造福人类的领域。我当时给自己的定位是,做它的“翻译者”。

从学者到管理者,转变幅度很大,可以说,我经历了从主角到辅佐到成为命运共同体的转变。当将过去清零,再出发时,我感觉自己“活了几辈子”。

记者:在您看来,华大的成功基因是什么?

朱岩梅:首先是大目标导向。我们现在的目标是消灭唐氏综合征,让出生缺陷降低一半,让精准治疗有效率提高50%。最终目标是在基因测序和分析成本大幅度下降、生物大数据足够丰富后,建立一个所有人都能在常规诊疗中享受基因科技产业化成果的“人人服务”。

当然,大目标往往是难实现的,在这个过程中磨炼出一群勇于挑战、不怕吃苦的人,他们强调家国情怀和社会价值,把社会贡献摆在第一位。

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创新驱动。创新是驱动力,不是目的,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。 此外,华大打造出了一个知信行合一的团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