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时间:

站内搜索:

宜兴妇联

公告栏

联系我们

家风故事:四十九年前的一封家书

沙凯逊

“昨接信悉。你们以为凯孙未能考取大学是一件大不舒服的事,我以为你们思想还未想通。年青人劳动与读书都是一样的,下乡上山一样可以得到学问。就是大学毕业,将来还是要劳动。再进一步讲,就是进了完全大学,将来也许都要半工半读或半农半读。就是下乡上山,长至一两年或三四年,你只要程度或成绩够得上,将来还是可以进尖端大学的。”这段话摘自我所珍藏的一封家书。无论从内容还是从字迹来看,人们都很难想象这封信出自一位九旬老翁之手。

这封信因我高考落榜而写。1965年我以优异的成绩从山东省泰安一中毕业,两个毕业班几十名同学中,只有我报考清华大学。高考结束后,我天天盼望清华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到来,最后接到的却是落榜通知书。名落孙山的打击使全家感到十分委屈与沮丧。父亲向祖父报告了这个消息,老人家在接到信的第二天就写了回信。祖父并没有迁就我们的消极情绪,而是从正面进行开导和鼓励。信中最后写道:“思想是先锋。思想不通,劳动决不能有成绩,身体也决不能练好。你们父子未知能领会我的意思否?”

祖父的一生经历了清朝、民国和新中国三个时代。非凡的抱负和胸襟使老人家能够始终站在时代的前列。要领会老人家的意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需要在实践中感悟。1966年,文化大革命的爆发不仅再次粉碎了我的大学梦,而且使我跌落到社会最底层。1967年在武斗的高潮中父亲患癌症去世,母亲去了外省姐姐家,剩下我一人在山东靠做临时工谋生,不久被一家纺织厂录用。我在那里一干就是十一年。在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挫折和挑战之后,我的思想通了,劳动有了成绩,身体也练好了,并在1978年实现了祖父“将来还是可以进尖端大学”的预言。一开始我并没有报考清华。高考成绩公布后,招生办公室通知我可以重新填报志愿,而且“可以报国内任何大学。”这样,我才有幸进入清华大学。经过十三年的坎坷和磨练,我对祖父的教诲才有了真切的领悟:有多大的胸怀,就能成就多大的事业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在祖父这封信和“自强不息,厚德载物”的清华精神的激励下,我始终保持积极向上的态度和从容乐观的心态。虽然没有取得多少值得称道的成就,却可以在回首往事时做到问心无愧。

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,我对这封信的理解越来越深。如今我也接近古稀之年,回想往事,深感年轻时遭受的种种挫折不是坏事。经过历练,当年遭受的种种挫折已经被转化为一笔宝贵的财富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然而这封信的精神并没有过时,还要代代相传。在把这封使我受益终生的信传给我的子侄时,也要问道:你们未知能领会我的意思否?

作者简介:沙凯逊,周铁南街人,原山东建筑大学副院长、教授、硕士研究生导师。国际学术刊物编委、国际建筑研究理事会(CIB)成员。研究方向为建筑经济管理及信息技术的应用。现为山东建筑大学退休教授。

注:其祖父 沙彦楷(1875~1970)法学家、社会活动家。

其父亲 沙凤苞(1902-1967)养马学家、教授。